当前位置: 首页 八零后正文

铃木凉美 Ryomi Suzuki

女优巴士/ /
941 / 0

铃木凉美 Ryomi Suzuki

  • 性别: 女
  • 星座: 巨蟹座
  • 出生日期: 1983年07月13日
  • 出生地: 日本, 东京
  • 职业: 编剧
  • 更多外文名: すずき すずみ

1983年7月13日出生于东京都,父母分别是法政大学名誉教授铃木晶和翻译家灰岛佳里。家境优渥,就读私立清泉小学校、清泉女学院中学校、明治学院高等学校,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环境情报学部,最高学历为东京大学大学院学际情报学府硕士。

高中时期开始阅读宫台真司的作品,就读大学时期,铃木开始在酒店担任女公关,后续在成人影片的星探介绍之下,于2004年以“佐藤琉璃”(佐藤るり)为名,在成人影片制作公司VIP以专属女优出道,隔年移籍至MOODYZ,之后陆续拍摄70几部作品,于2008年引退。同年,以AV女优为题完成硕士论文研究。2014年因八卦杂志周刊文春报导,将其曾经担任AV女优的过往公开。

硕士毕业后,铃木于2009年进入日本经济新闻社担任经济线记者,一直到2014年自愿离职,专职写作。

“见惯了男人的危害与卑鄙,为何能对男人不感到绝望呢?”

“如何不至于单方面地被男人的性欲所伤?”

“为什么我会如此强烈地抵触承认自己受到了性别歧视的伤害?”

这是《始于极限》中,铃木凉美向上野千鹤子的发问。这是一本由24封公开问答信集结成的书,问答信的两位主人公,一位是前AV女演员、新闻记者转型的作家铃木凉美,一位是日本女性主义的先驱上野千鹤子。

对于中国读者而言,“铃木凉美”的名字也许十分陌生,但在日本,她是颇受争议的明星作家。除了“前AV女演员”的特殊职业经历,今年7月,她凭借自己的文学实力成功入围日本文坛至高荣誉之一的“芥川奖”,备受瞩目。
问答信中,铃木凉美坦言,自己早在高中时期,就靠售卖原味内衣挣取零花钱;三十岁之前,尽管和很多男人发生过性关系,却从来没有“恋爱”过;还分享了自己与母亲的“实验与被观察”的特殊亲子关系......
她们一起谈男人、谈恋爱和性、谈女性的独立与自由、谈母女关系。书中,铃木凉美真诚提问,极度坦诚地回答上野千鹤子的犀利问题,这让我更加好奇这位不平凡女性的人生故事。
家境这么好,当初为什么选择成为一名AV女演员?是众人口中的离经叛道吗?最终为什么选择离开那个行业?在“做自己”的路上,她承担着怎样不为人知的代价?
试图透由铃木凉美非常规的人生经历,看见一位女性成长的自我探索之路。也许在她身上,有每个女人在不同年龄段面临的相似困境:对亲密关系的渴望与逃离、对自我的找寻、成长路上的屈服与对抗。

如果我们用点开社交平台个人主页的方式,来打开铃木凉美前39年的人生。
头像:一位十指涂着精致美甲,穿着低胸连衣裙,露出自信明朗的微笑,拥有凹凸有致身材的性感女郎。
主页标签:高知家庭出生、富家千金、叛逆的不良少女、中学时期卖原味内衣挣钱、垫底辣妹、高考逆袭变学霸、名校毕业、夜总会女郎、色情片女演员、新闻记者、社会学家、作家、书评家、39岁已出版8本书。
任谁看,这绝对都是非常规线性的人生轨迹,一个不甘于一副面孔切面的人。引用脱口秀演员杨笠的段子来描述,那就是,“这女人,有点东西”。
铃木凉美,本名铃木青,1983年7月13日出生日本东京。家境优渥,高知富足。

铃木凉美的父亲铃木晶是日本著名的翻译家、文学评论家,专攻文学批评、精神分析和思想史,以翻译琼·史密斯的《厌女症》、埃里希·弗洛姆的《爱的艺术》和伊丽莎白·库伯勒-罗斯的《论死亡与临终》闻名。
母亲灰岛佳里是儿童文学的研究者,也是日本著名的翻译家。
母亲本名铃木贵志子,标准的富四代,家族在当地有钱、有权、有势。家族经营着一间传了三代的日式餐厅旅馆二合一,同时还经营着铁皮和钢板生意,家中长辈是东京湾信用合作社的会长、市川警察局金融安全委员会会长。
高中读书期间,铃木凉美爱上了“辣妹”文化。
每天放学后,铃木凉美就会和她的辣妹朋友们在涩谷到处闲逛。

涩谷,东京的时尚之都,24小时不眠之街,东京最多年轻人聚集的地方。

她们以初代辣妹安室奈美惠为偶像,极力效仿着,每天穿着制服裙、白色网眼辣裤、堆堆袜、厚底鞋,留着棕色头发。
尽情凸显着正值青春的无限魅力,制服裙必须反折到膝盖以上,胸口衬衫上的那一颗纽扣一定要额外打开。
她们逛遍涩谷大大小小的俱乐部、卡拉OK、 酒吧、美甲店、汉堡店,以及辣妹百货大楼109。
涩谷的夜,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声光结合,就像一个游戏世界,拥有着充满诱惑的冒险。
在这样的夜世界中,随处可以听见卡拉OK店一楼传来的音乐声、深夜食堂里烤五花肉的声音、便利店广告重复的播报声、宣传卡车的歌声、街头车辆鸣笛的喇叭声、辣妹们的脚步声、路人们的笑声。
“幸福的人,在这里会很少质疑自己的幸福感;不安和缺失的人,可以在这里寻找,然后被填满。”铃木凉美喜欢这种喧嚣,沉浸其中。
同时期,16岁的铃木凉美经常逃课去涩谷的“原味服装店”打工,靠卖原味内衣挣取零花钱。

店家的销售方法是,让男性顾客隔着单面镜挑选自己中意的女生,被选中的女生会被带到另外一个装有单面镜的小房间,在“你看得到我、我却看不到你”的状态下,笑嘻嘻地把原味内衣或内裤递交给顾客。

实际上,虽然隔着单面镜,但是铃木凉美还是可以用余光隐隐看到另外一侧的顾客。

男人们在以为没人看得见的情形下,开始放心大胆地自慰。

他们把少女们刚褪下的内裤套在头上,把堆堆袜缠在脖子上,闻着少女们的内衣抚慰自己。有时为了赚更多快钱,铃木凉美会故意用粉底弄脏内衣内裤。

这些由诸多不同男人们共筑的相似场景,成了铃木凉美对性的最初印象。

在那里,铃木凉美第一次看到男性勃起,是来自一个支付了一万五千日元(约750元人民币)前来自慰心满意足离开的男人。

就这样,铃木凉美发现很多本该扔进垃圾桶的旧内衣、内裤竟然可以轻松换成钱,而这些钱可以让她不靠父母,上街去买心仪已久的东西。
实打实到手的钱,让她知道高中女生的青春本身就有价值。
高一高二的她,放纵于夜世界,忙着玩,忙着赚钱。在年级300名学生中,成绩排名中等。

临近高三,她意识到这种放纵的生活很快便会结束。开始思考:毕业后要做什么?失去“高中女生”头衔背后的清纯青春后,自己还剩什么?

升高三那年,铃木凉美告诉朋友们“过去的铃木死了”。她开始戒掉夜生活,全力以赴筹备升学考试,她决定要考取名牌大学。

每天泡在自习室,背课本,做问题集。饿了就啃面包,连她最爱惜的辣妹标志之一棕色头发也顾不上染色。随着黑色头发的不断长出,铃木凉美的成绩也在飞速飙升着。

她参加了几所学校的入学考试,最终成功考取庆应大学环境情报学部。

然而上大学后,她没有按照大多普通学生那样走常规路径:交友、参加社团、参与社会实践,铃木凉美再一次被夜世界吸引。

2002年,她开始在横滨的歌舞俱乐部工作,兼职做主持人和陪酒女郎。

铃木凉美不喜欢“人就是这样的”单一框架,她认为人应该是多面的,可以同时拥有多种身份,不该被一种切面定义。

她是一名高中女生、涩谷辣妹,同时也可以是一名为了考试勤奋读书的好学生。

她是一名名牌高校的精英女大学生、俱乐部女郎,同时也可以是一名AV女演员。

风俗业氛围迷离,像黑洞一般吸引着铃木凉美。

那充满魅力又肮脏的夜轮廓,与白日世界随处可见的规训、一本正经、严肃截然不同,让她彻底沦陷,她信奉“我的世界不止一处”。

在俱乐部担任主持人和陪酒女郎之后,在AV女优星探男友的劝说下,2004年,她以“佐藤琉璃”的艺名作为AV女演员正式出道。2008年退役。
4年间,她主演了12部作品,参演的作品达70部以上,赚了2000多万日元(约100万人民币)。
日本AV女演员的“演艺生涯”期限很短,一般从出道到引退时长为4-5年,随着出道时间越长,片酬会越来越低,在片场受到的待遇也会越差。
和其他AV女演员们一样,即将过气的铃木凉美如果想要得到高片酬,就不得不去拍一些女性避之不及的类型,那就是以男性为主视角,带有严重凌辱性质,折磨、拷打女性的作品。
片场是危险的,意外也是常有的。
拍摄时,铃木凉美常被人用绳子吊在半空中,经常因缺氧而窒息。
一次拍摄,有工作人员不小心点着了铃木凉美喷在背上的防虫剂,引发烧伤,她的背部留下一整片疤痕。隐退后,为了遮盖伤疤,她还特意在烧伤处文了身。

诸多实际的拍摄危险,加之入行久了,曾经的“有趣”代替随之而来的“厌倦感”,让她开始心生抵触那个叫做“片场”的地方,不断地产生“这具身体真的属于我吗?”的疑惑。
除了片场,生活中,她也受到很多附加连带的侮辱与伤害。
前男友曾经带着菜刀来到她工作的报社门口,威胁要将她拍过的AV寄到她父母家和公司。
有过几次性关系的男人,当着她的面说,“我不在乎你的过去”,没过多久转头对朋友说,“谁会真的愿意和 AV女演员交往呢?”
也有人会直接说,“你AV都拍过了,肯定在吃药,就让我不戴套直接上吧”,或者直接以命令式的口吻说,“照着这部片子里的样子伺候我”。
外界价值的不断降低,为了自己增值,她决定开始另谋出路。最终,选择离开这个行业。

离经叛道后,开始“清醒”

铃木凉美清楚地记得,小学时,老师留的命题作文“长大后的理想职业”中,她写的是,“希望长大后可以靠写文章为职业”,这个梦想一直在心中发酵,从未放弃。

2008年,25岁的铃木凉美正式引退,同年以“AV女演员”为题完成一篇社会学论文,并以此文被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大学录取,成为了一名环境与信息研究系的硕士。

2009年,完成硕士课程。
毕业找工作时,为了摆脱过去,不轻易将过去的经历暴露,铃木凉美刻意选择和AV女演员完全不沾边的工作。她决定当一名记者,“大家肯定会觉得这种地方怎么会有AV女演员呢”。
同年,入职日本经济新闻社成为一名新闻记者。
2014年,一家媒体以一则标题为“《日经新闻》记者竟是AV女演员!”的新闻报道,将其曾经是AV女演员的经历公开曝光。

之后,铃木凉美主动离职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,开始用笔名“铃木凉美”进行写作。
在报社工作的五年半,铃木凉门专门写新闻稿,很少有机会写通俗文章。
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之后,她积累了大量素材,开始书写自己想表达的内容。
她以自己的女性视角,观察到封建落后的企业文化、男女不平等的社会,以及男性凝视。
她书写自己的经历与所想,书写色情行业,书写自己观察到的女性如何被消费,书写亲密关系。

至今,铃木凉美已经出版过8本书。包括《“AV女演员”的社会学》、《卖身的话就完了》、《非.绝种男女图鉴》、《拥有一切不等于幸福》、《献给爱与子宫的花束:夜之女郎的母女论》等,以及2022年的小说《资优》,该小说最终入围第167届日本芥川文学奖。
她持续关注女性职场困境,看见很多公司没有女性领导者,女性们一昧地被鼓励女性就业的口号牵着鼻子走,被迫穿上窄小的衣服与鞋子,任由某种畸形价值观荼毒。结合自己的社会学背景,持续写文章公开发表自己的观点。
她写在夜世界里看到的真实生活与亲密关系,她写牛郎、风俗女郎、职业情妇、应召女等等。
在她的文章里,牛郎可以一边毫无顾忌地欺骗异性,整天吃喝嫖赌,过着吊儿郎当的生活,同时,每个月给父母寄的钱却多得惊人。

风俗女郎们花钱如流水,工作态度恶劣,却把独自将自己拉扯大的瘾君子接来身边悉心照顾。

她一直用写作事业来证明着自己,“我的目标就是用余生的时间摘掉‘AV女演员’这个前缀”。

巴士载有100位八零后女优!